马德兴:中超淘汰制取代循环赛有隐情?不得已为之

2020-10-26 14:48 百家乐规则表

马德兴:中超淘汰制取代循环赛有隐情?不得已为之


淘汰制

有隐情?

天津泰达队“赢一场保级”,引发了各界的热议,在强调“规则面前人人平等”的同时,各方人士都认为如果今年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采用循环赛制、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单循环赛,恐怕效果都会比现在的淘汰赛制要好很多,在很大程度上也就可以避免“赢一场保级”的情况出现。不过,知情人士透露,中国足协最终选择“淘汰赛制”而非“循环赛制”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最根本的制约因素是“时间”

“时间”成最大制约因素

疫情下,国内防疫抗疫的政策与其他国家不太一样,这也就导致了今年中超联赛复赛的时间被一退再退,“如果今年的中超联赛在5月开赛的申请得到批复,可能今年联赛的安排就不会是这种情况。”知情人士向笔者透露,“这就意味着今年中超联赛的比赛周期会比实际比赛时间多出两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在6月份甚至是7月初开赛,情况也会完全不一样。但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年的中超联赛是在7月25日才开始复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在今年年内顺利地完成赛事?就成为了中国足协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而且,当中超联赛在7月25日正式拉开大幕时,大家其实还应该知道一点,即当时中国男足国家队还要参加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时间定在10月份和11月份;而包括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北京国安以及上海申花这四支队伍还要参加亚冠联赛。因为在中超联赛重启之前,也就是7月9日,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刚刚进行过会议,确定了世预赛40强赛的重启时间,包括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也将在10月19日至11月4日进行小组赛以及1/8决赛、在11月25日至28日进行1/4决赛以及半决赛。在这么一个国际比赛日历安排下,中超联赛当时就只能先安排第一阶段的比赛,至9月28日打完。这个安排,国家队实际上也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因为按照当时的赛历,中国男足国家队要在10月9日、13日进行两场世预赛40强赛的比赛,国家队赛前就只有11天的备战时间。

“到了8月12日,国际足联和亚足联下发通知,世预赛40强赛进一步延期至明年,这才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中超联赛赛程的压力,足协杯赛也可以能够正常安排。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外界可能并不清楚,即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原定是10月份展开,后来推迟到11月中旬展开,这其实是中国足协与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相关负责人一直不断地沟通、争取到的结果。所以,中国足协在9月2日召开第二次中超俱乐部总经理会议时,能够宣布第二阶段联赛定于10月16日展开,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中国足协已经得到了亚足联方面的承诺,即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不会在原先公布的10月19日展开,否则中超与亚冠就要撞车,中超四强怎么可能安心去打比赛?”

“果然,到了9月10日,亚足联执委会召开远程视频会议,会议决定西亚大区的亚冠联赛在9月14日展开,而原定10月16日展开的东亚大区的比赛则果真延期至11月15日展开。但这个时间其实比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负责人承诺中国足协的开赛时间还早了三天,因为当时双方约定的时间是11月18日。所以,中国足协在9月2日召开总经理会议时公布的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时间是10月16日至11月12日,这样,中超四强在打完联赛之后就可以与亚冠联赛实施‘无缝对接’,不影响今年联赛的完整性。”

“至这个月(10月)的9号,亚足联正式宣布: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比赛将在多哈进行,而开赛时间就是当初中国足协向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争取的11月18日。所以,现在回过头去看,感觉好像中国足协‘什么都不懂’、‘还不如球迷专业’,但实际情况恐怕远比外界所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在争取今年联赛能够顺利完赛方面,中国足协在对外联系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不应该在现在这个时候倒过去来看当时的决定,因为整个事情的决策其实一直是处于动态之中的。”

“压缩间歇方案”遭否

在具体赛制的采用方面,中国足协在最终敲定采用淘汰赛制,即三轮两回合来决定最终的名次、决出冠军队、亚冠参赛队伍以及降级队伍,除了受到时间方面的制约外,其实还征求过不少俱乐部的意见

知情人士透露,“我们其实都知道采用赛会制有些不合理,我们也想继续采用主客场制,但是,国内的防疫抗疫压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确定采用赛会制的同时,决定实施封闭型管理,特别是像第一阶段持续70多天的时间,大家都不容易。能够顺利完成第一阶段比赛,在整个70多天的全封闭环境中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应该感谢各中超俱乐部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但是,如果在9月28日打完第一阶段14轮比赛之后,不给所有人以至少两周的休整时间,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不合理的,随时有可能要出现不可控因素。所以,我们在私下征求俱乐部意见时,俱乐部的态度很坚决,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安排两周的休整期,然后再展开第二阶段的比赛。”

“的确,可能像外界很多人说的,即第二阶段比赛可以采用单循环赛制,即不管是争冠组还是保级组,8支球队进行一轮单循环赛,以积分排定座次。这样显得更为合理一些、公平一些。而且,采用单循环赛的话,七轮比赛仅仅只是比现在这个淘汰赛制多出一轮,看上去似乎很容易安排,但新的问题也就由此而生。

“多一轮比赛的话,因为中超四强要参加亚冠联赛,打完中超之后,至少要让这四支队伍有一个缓冲期、短暂的休整时间,毕竟亚冠联赛从赛程安排来看,三天一场,远比现在的中超联赛四天或五天一场要密集得多,而且强度也更大。所以,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的结束时间不可能再晚了。此乃其一。”

“其二,因为第一阶段比赛结束之后,需要至少给各队有两周半的调整时间,因为不可能再提前,更何况按照防疫抗疫的要求,各队进驻赛区之后也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重新适应并完成相关工作。所以,第二阶段比赛开赛的时间又不可能提前。”

“第三,也就是我们事先在征求各家俱乐部意见时提出过的一个方案,即将两轮比赛之间的休息时间压缩,从而挤出一轮时间来安排单循环赛。但是,很多球队都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因为经过第一阶段比赛开局阶段的比赛之后,在当时每隔四五天进行一轮比赛的情况下,三四轮之后,比赛的质量和水平就明显出现了下滑,球员们便伤病增多、进入了疲劳期。而在第二阶段比赛中,因为涉及到最终的名次与升降级,如果变成三天一场的话,很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伤病情况,比赛质量下降幅度更大。所以,反对压缩每轮之间的休整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这段时间也就只能够安排六轮比赛的,于是,淘汰赛制最终还是取代了循环赛制。”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对外界来说,可能觉得应该怎样、应该如何,但对于当事人来说,不身在其中很难理解各方面因素的制约与苦衷。当然,这并不是想要辩解什么,说这么多,无非是希望外界能够更多地了解决策过程的复杂性,从而更好地理解今年联赛的特殊性。站在足协的角度,肯定是希望能够尽可能让各方都满意、都高兴,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

不存在十全十美的赛制

实际上,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同样开赛时间较晚,但中甲联赛在第一阶段比赛与中超完全一样的情况下,在第二阶段比赛中就采用了单循环赛制的方式,而不是像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那样采用淘汰赛制。这其中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中甲联赛不像中超联赛那样,会受到国家队、亚冠联赛的影响和干扰,因而可以连续安排进行比赛、且让球队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休整。而中超联赛假设能够早一些开赛,哪怕仅仅只是早一个月、在7月初就展开,可能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所以,断然认定“赢一场就保级”属于中国足协“今年最大的笑话”,这恐怕就有失偏颇。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任何体育项目采用任何赛制,恐怕并不存在“十全十美”一说。任何一种赛制,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性与特殊性,任何竞赛在选择竞赛方案时,都恐怕只能选择“利大于弊”或“利多于弊”的那种方案。就像世界杯赛一样,在过去24队参赛规模下,除了小组前两名出线之外,四个成绩最好的第三名出线进入淘汰赛,这种赛制同样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就像外界常说的,“存在着打默契球”的可能性。如今的32队规模也存在着弊端,即可能强队集中在一个小组、有可能无法出线。而且,强队可能在小组赛中三战全胜,但进入淘汰赛第一轮之后随即便另外一支勉强小组晋级的球队直接淘汰了。

所以,拘泥于“赢一场保级”本身,以此笑话“中国足协‘业余’”,恐怕这样的评价至少是不全面的。但是,不管何种赛制,至少对所有参赛队来说,都是公平的、均等的。真正的情况在于:作为球队自身,是否很好地适应了这种规则?这才是最值得探讨的问题。

当然,相信经过了今年特殊时期的特殊赛制之后,明年恐怕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景。而且,即便是明年依然无法正常地展开主客场制、继续采用今年的赛会制的方式,在具体的赛制设计方面,情况也会比今年好很多。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年的中超联赛能够在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下顺利地完赛,这本身就已经相当不易了,至少让我们的球迷能够在日常的茶余饭后又有了“谈资”。在这个大前提下,其他就已经不再是主要矛盾了。

相关推荐: